深圳离婚律师李涛

Hi, 请登录

子女单方向其父母出具的借条,能否作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依据?-深圳离婚律师李涛

生活中,父母起诉子女和子女配偶民间借贷纠纷的案例不在少数。这些案例中,父母起诉的依据多为自己子女出具的借条,而另一方并没有在借条上签字,也表示对借条的存在毫不知情,那么这种情况下,子女单方给自己父母出具的借条是否有效呢?另一方是否需要承担还款义务呢?


笔者经过在威科先行中检索“民间借贷,父母出资”的关键字,选择北京市2018年以后的案例,将以上条件检索到的案件逐一进行筛选,得到符合条件的案例共计32个案例,在这32个案例中,借条的分布情况如下图:


在有借条的24个案件中(包括部分有借条的情况),出具借条的均为自己子女一人出具,几乎没有夫妻双方出具的情况。在此情况下,法院认定为父母与子辈夫妻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并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有19个案例,占比79%。


通过上述检索结果,可以看出,在父母起诉子辈夫妻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借条存在与否对判断双方是否存在借贷关系有着较大的影响。那么,是不是只要一方出具了借条并且认可债务的存在,另一方就要一起承担还款义务呢?下面我们结合具体的案例,进行分析。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2018)京民申3333号裁定书中阐述:原告子女在收到出资款的次日即向原告出具借条,确认出资款的数额以及出资款的用途。该借条上虽没有子女配偶的签字,系原告子女单方出具,但是借条载明的资金走向客观、具体,能够看出出资款确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应当认定原被告之间借贷关系成立,夫妻双方均对该笔借款承担偿还的义务。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京02民终13750号民事判决书中阐述:因程某与陈某系母子关系,二人之间关系极其密切,且陈某与张某正处于离婚诉讼中,二人婚姻关系属非正常状态,程某提起本案之诉亦系儿媳张某提起离婚之诉之后,程某也认可张某不知晓儿子陈某出具借条及声明,故陈某向程某出具的借条及声明的证明力,本院难以确认。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京03民终1324号民事判决书中阐述:首先,从双方是否具有共同举债的意思表示分析,本案借条为李某单方向隋某出具,未有王某一方的签字或者经王某事后追认,从打款形式看,涉案借款均由隋某转入李某的个人账户,隋某与王某之间未有直接的借贷往来,王某亦对涉案债务予以否认,故基于现有证据难以认定王某有向隋某借款的意思表示或与李某有向隋某共同举债的合意。


其次,从涉案借款是否系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分析,根据司法解释的立法本意看,对于认定是否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支出,立足点在于“必要”,即该借款应是维系一个家庭日常生活所必须的开支。本案中,从双方提交的证据看,在隋某主张的借款时间段内,李某及王某均有工作和收入,其有能力维持必要的家庭日常消费,故对于隋某主张李某及王某无法维持日常生活,需长期向隋某借贷才能予以维持的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最后,从涉案借款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分析,隋某上诉主张上述借款用于李某及王某偿还房屋贷款,购买车辆,做生意等,系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者共同经营,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对此法院认为,首先,对于房屋首付,本案中,隋某未举证证明在购房当时与李某或王某就房屋首付存在借款的合意,故对于该项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就偿还房屋贷款和购买车辆等问题,王某一审已提交证据证明涉案房屋贷款系用李某及王某住房公积金贷款,亦有从公积金账户取款用于购房的记录,同时陈述购车款系用结婚礼金购买未向隋某借款,在隋某提交的现有证据未能明显指向涉案借款直接用于李某及王某偿还贷款及支付购车款的情况下,本院对其该项主张亦难以采信。关于隋某主张李某和王某借款用于共同经营火锅店的问题。从在案证据看,仅有一份火锅店的营业执照副本,未能举证证明该火锅店由李某和王某共同经营,而且从王某一方提交的证据可以看出在火锅店开业后王某有独立的工作。故对隋某的该项主张,本院难以支持。


综上,结合现有证据和各方当事人的陈述,难以认定隋某向李某的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故一审法院未予支持隋某要求王某共同偿还欠款的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可见,在一方出具借条,配偶方不认可时,法院并不单纯仅依据借条的真实性来判断是否构成借贷关系,还需要结合案件具体细节进行分析。比如是否存在借款合意,借条形成的背景,各方当事人陈述,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亲属关系,资金的走向等等。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规定,是否构成夫妻共同债务还需要考虑两个核心要素:1.夫妻有无共同举债的合意;2.该债务有无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仅有子女单方出具的借条,以及父母与自己子女之间的款项流动,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借款是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不能认定为借贷关系成立,亦不能主张要求另一方承担还款责任。


鉴于亲属间借贷关系的特殊性,对于已婚子女向其父母单方出具借条的情况,为更好地保障作为债权人的父母的权益,同时也为了平衡未在借条上签字的配偶一方在纠纷发生时的被动地位,应尽量要求夫妻双方均在债权凭证上签字确认。


相关推荐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